陷入我们的热恋_第100章 正文·完结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100章 正文·完结

第(1/3)页

第  100  章

        某人一回家就趴在床上,  整张脸都生无可恋地埋进枕头里,疲沓又绝望的样子,无论徐栀怎么哄都不肯把脑袋伸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坐在床边憋着笑,  又不敢笑,只能拿手去摸他枕头底下的脸,一下一下捏着,好声好气地低声哄他说:“爸爸都跟他们解释了,说你是打球受的伤,  身体很健康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他声音闷在枕头里,“那为什么韦林还来问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啊了声,明知故问逗他:“韦林问你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吃完饭,趁人都走了,  韦林悄悄凑过去问了陈路周一句:“哥,你是不是快男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路周当时还在吃饭,其他人都吃差不多了,他在扫尾,  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“什么快男?没参加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韦林就直白地给了一句:“就是射得比较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路周当时差点饭都喷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侧过头,在枕头里露出半张脸,线条流利干净,眼皮懒懒地耷拉着,  没精打采地瞥了眼徐栀问,  “我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夸夸我,  快夸夸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愣了一下,  立马反应过来说:“不快,  你一点都不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某人很难哄,眼神放叼撒泼地冲她挑了一眼:“认真想想,  你男朋友有没有掉过一次链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还真故作深沉地想了想,而后想起来,试探着:“除了第一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死不认账,又把脑袋鸵鸟似得埋回枕头里,闷闷不乐地说:“那不算,那是炮友,不是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笑得不行,掀开被子钻进去,手从他腰腹间伸出去,男人一动不动,像一条死鱼直板板地贴着床,死都不肯看她,整张脸牢牢地埋在枕头里,正儿八经地警告她:“别闹,窝着火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亲他耳垂,顺着他肩颈一路亲下去,“马上开学了,陈路周。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路周生生把那半截火压回去,无奈地翻身,把人搂过来,低头埋进她肩颈,精疲力尽地深吸了一口气,是真没心情,声音都昏蒙,沙哑着说:“困,想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今天在拳馆确实挺难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也没舍得再逗他,手指穿进他的发间,轻轻摸着,低低哄了句,“好吧,那你睡会儿,我回去了,老徐估计等会儿要上厕所,今晚喝了不少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憋着。”某人开始狭私报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拿手指戳他脑门,“陈路周,说好的,你爱老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爱不起了,”他声音闷闷地,彻底哄不好了,想想还是很无语,“……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发现陈路周这劲儿一时半会儿估计是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,咱俩开学也分开回北京吧,不然看到我你也烦,影响咱俩自己的感情。”徐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,”他头埋着,抬起困乏的眼皮如同槁木死灰地撩了她一眼,说,“咱俩这个家,你自己看看,最坚固的也就剩下咱俩的感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啊了声,用手拍了一下床板:“是吗?这床不是还挺坚固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俨然没脾气了,“你耳朵是不是不太好使,嗯?”眼睛都没睁,随便抬脚生无可恋地踹了一下,“听见了吗,嘎吱嘎吱还不够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的时候我怎么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那时候你叫的比它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屁!陈路周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出声,涎皮赖脸地,“说认真的,这床真经不住咱俩几下折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反正马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瞥他一眼,“那你别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气,就无语。无语。无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忍俊不禁,也没再拱火,好一阵两人都没说话,屋内安静,直到耳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哎,可算哄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刚准备下床回家,旁边又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某人又万念俱灰地把头整个埋进枕头里,锐挫望绝地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睡不着,无语,操操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笑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几天不光陈路周不敢见徐光霁,连老徐看见陈路周都觉得尴尬,想热情又怕自己格外热情让人觉得心虚,好在,马上要开学了。徐光霁已经迫不及待想把他俩打包扔回北京了。徐栀收拾行李还依依不舍,“爸,你没有一点舍不得我吗?我暑假不回来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光霁脚崴了之后还在恢复期,这阵子还没去上班,父女俩朝夕相对,多少也有点腻了,靠在沙发上看电视,拐杖丢在一旁,一边剥着橘子一边匪夷所思地说:“我也挺佩服陈路周的,你俩这个寒假天天待在一起,回北京还要天天待在一起,他就一点都没跟你待腻?我都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把一年的衣服都塞进行李箱里,行李箱鼓鼓涨涨地有点合不上,她索性坐在箱子上,一边封拉链,一边头也不抬地说,“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能说陈路周太会谈恋爱了,反正她是怎么都跟他待不腻的,哪怕什么也不做,陪他安安静静看会儿书,都觉得特别有趣,两人现在也就剩下看书那几个小时还算正经,其他时间都在说骚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光霁突然想起来,杵着拐杖进卧室去,拿了两包东西出来扔到她的行李箱上,“给你带回北京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看着那两包熟悉的零食包装酥饼,心里顿时才反应过来,头皮一跳,嗓子眼发涩,仿佛被堵住了,老半晌,才哽着喉咙问了句:“爸?你别告诉我,那天去松柏路是为了给我买酥饼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光霁自然不知道女儿这些小心思,有些不明所以,不知道徐栀在那磨磨唧唧什么,很莫名地说:“对啊,你之前不是打电话说想吃家里的酥饼吗?老爸那天想到你马上要回去了,就下班过去给你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晚上两人和朱仰起李科吃完饭回来,沿路往家走,徐栀忍不住把这事儿告诉陈路周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路周捏捏她的脸:“高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笑了下,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是,就是觉得有些东西可能需要时间慢慢去接受吧,知道我爸没那么快就投入另一个家庭,心里当然舒服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陈路周也一样,有些东西,需要时间去慢慢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是最好的刽子手,也是最好的良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想起来说:“我爸今天还问我们俩是不是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当时走在照旧的老路上,陈路周牵着她的手揣在自己的兜里,低头看她一眼,“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我爸觉得我俩应该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老徐同志对我还是有意见啊。”他笑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也跟着笑笑,在兜里把手插/进他的指缝间,十指紧扣着说:“老徐对你真没意见,不过我妈好像对你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梦见你妈了?”陈路周停下来看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叹了口气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,瓮声说:“嗯,在梦里骂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骂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骂我不好好学习呗,天天跟你厮混在一起,说我不适合学建筑,让我别浪费时间,来来回回都是那几句车轱辘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家里太热闹,惊动了林秋蝶女士,那几天徐栀几乎每天晚上都能梦见她,梦里两人永远在挑唇料嘴,徐栀夜里总是被惊醒,然后再也睡不着了,偶尔会给陈路周发消息,他永远都秒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让徐栀很震惊,哪怕是半夜三四点,他都会回,有时候直接电话打过来哄。那时候徐栀还不知道,后来才知道。有过之前北京那一次前车之鉴后,他手机晚上除了她的消息都屏蔽了,只有她的消息有提示音,就放在枕头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阵桃花都快开了,零星有几朵花苞迎风捎在枝头,路边萦绕着阵阵清香,偶有车辆粼粼滚过,两人慢悠悠地走着。路灯昏一盏,亮一盏,昏暗不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紧了紧他的手,“我外婆说是家里变化太大,得跟妈妈告知一声,我过两天去给她上个香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徐栀前几天就已经跟他提过了,陈路周点点头说好。正要安慰两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笑着把脑袋靠在他的肩上,仰头指着头顶几盏或明或暗的路灯,说:“没事,我想通了,人生嘛,你看总有亮的时候,也总有暗的时候,亮的时候我们就大胆往前走,暗的时候呢,我们就抓紧对方的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难得没斗嘴,陈路周也忍不住笑了下。

    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文学馆阅读网址:m.bqwxg.cc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