陷入我们的热恋_第96章 我是·你的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96章 我是·你的

第(1/3)页

中途,  两人闲聊着,徐栀还在玩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昨天也是昏了头了,看到你妈和我爸见面,我都没细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重点在你爸,  其实跟我妈是谁没关系。”他难得放纵一回,  眼底少见的光火磷磷,  眼神不安分,动作自然也没分寸,  往日的克制和青涩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想想也是,在巨大的冲击力下,  人很容易被模糊重点,  小声问:“你暑假就知道你妈的事情了?所以,  你晚来一个月,是因为你妈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那时候家里挺乱的,陈计伸不肯离婚,  我妈……”他顿了下,  “用自杀威胁他,  陈计伸吓傻了,他这个人迷信,  见不了血光,电话打给我的时候,我妈手腕上好几道口子,人已经倒在穴泊中。我当时特别害怕,如果我妈真的死了,  我可能这辈子就完了,多少她是为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原本是惊讶,  啊了声,而没想到,但两人目前的状态,声音自然变了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莫名恶劣,有恃无恐地笑得学她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嚣张又欠,那股子心疼劲儿瞬间消失,简直想让人踹死他。越发没分寸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说:“那一个月你都在医院照顾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路周嗯了声,“住了半个多月,我那时候是不敢联系你,而且,你那时候刚去北京,也要适应新环境,我这边一团乱麻,我当时怕你担心。想着等处理完了再过去找你,其实不见你,不听见你的声音,真还好,那天给你打了个电话,听见你的声音我反而更想你,每天晚上都很难熬。”他两手撑着,低头往两人下看了眼,难忍自嘲地笑了下,“我那时候真以为自己快疯了,有次晚上做梦,梦见你在北京找了个男朋友,醒来气得要死,又打不到你,那次特别想打电话骂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路周,你有病,”徐栀忍不住笑,“那后来怎么不告诉你妈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底是未尽的意气,“刚开学那阵,咱俩还没确定关系,我如果告诉你这些事,显得我像在卖惨博取你的同情,然后让你跟我在一起,我不想这样,这些事跟你都没关系。后来在一起之后,你又送了我那么个礼物,我觉得我更不能说了,我女朋友那么会疼人,我还说得出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戳他太阳穴,一点点狠狠着他脑袋,一字一顿,“什么叫那么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,脑袋被她点得一晃一晃,任由她戳着,笑得意味深长,“毕竟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子为我建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以前还有别的女孩子给你送过什么礼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路周捏她脸,“开玩笑的,没收过别人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不为所动,不搭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——”他哭笑不得,一手撑着,一手也忍不住戳她脸颊,“哎——醋精啊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仰面躺着,想了想,说:“以前有个男生追我,送了我一辆摩托车,哎,现在想想还挺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,不以为意,低头看了眼,身下缓缓,散漫又不经心地说:“有劲没劲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低头去找他的眼睛:“真的很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挑衅是吧?”陈路周不耐烦了,直接单手扣着她的手,压在头顶,另只手在她腰上没轻没重地掐,还俯下去咬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摩托车摩托车,那摩托车真的帅。”徐栀怕痒,笑着躲,手被牢牢钉在一处,像一条被人用筷子钉在砧板上的鱼,滑不溜丢地,毫无反抗能力,任人鱼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腹平坦,丝毫没有多余的赘肉,她一笑,马甲线就出来了,拱着一道漂亮的曲线,腰两侧也深深凹着精致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路周顺着往下亲,抬头瞧她的时候,正巧停下来,徐栀意识到他要干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颗心七上八下地扑棱着,刺激的险些要停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他很疯,那游刃有余、恰到好处的放浪形骸,勾得她也快疯了,这次没有人玩水,没有激情四射的拍水声,浪花照旧把她毫不留情地打进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路周,你怎么连这个也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跟你说了,陈路周什么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笑出来,夜色绵长,情意更绵长。有人高山流水觅知音,有人泥潭洼地降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天意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光霁被撞倒的时候,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这就是天意啊!老娘哎!我刚买的老酒!都没喝上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徐栀接到电话的时候,正和陈路周在家里看书,马上开学了,两人准备收收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徐栀一挂电话,便拉着陈路周火急火燎地往医院跑,等赶到医院的时候,徐光霁和韦主任的儿子,一人吊着一条硬邦邦的石膏腿挂在那,韦主任正坐在中间给他俩剥橘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徐转头瞧见徐栀和陈路周,还挺春光满面地招呼道:“你俩来了,刚好,过来吃橘子,蔡院长买的,听说从越南买的。”悠闲自在地仿佛只是进来度假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栀和陈路周面面相觑,等跟韦主任打了声招呼,两人才走进去,徐栀拎着老徐的胳膊肘儿掀了掀,除了脚踝骨,身上没别的伤口了,“爸,你怎么又摔了?你要不要去检查一下脑子,经常摔跤可能是脑子有问题。” 徐光霁塞了一瓣橘子在嘴里,刚要说话,被韦主任打断:“他不是脑子有问题,他是耳朵有问题。别人摁喇叭,他愣是没听见,被电瓶车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栀环顾了一圈,忙问:“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韦主任下巴一扬:“让他走了,就一外卖小哥,你爸不想为难人家,让他赔了点钱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光霁宽心地表示:“反正蔡院长能报销,我这上下班路上,算工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老蔡正好在楼下神外查房,韦主任去值班了,徐栀和陈路周在医院陪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韦林捧着一本漫画书看了一上午才看二十页,看了上页忘了下页,来来回回翻,嘴里还时常百思不得其解地嘀咕着:“咦,这人谁,前面出现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路周和徐栀就坐在两张病床的中间过道上,徐栀坐在老徐的床上,跟老徐聊闲天。陈路周高高大大的身子散漫又自在地靠在椅子上,有时候见韦林看书看得入迷,杯子里的水喝完了,就顺手给他倒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韦林当时还没回过味来,等漫画书不知不觉翻过四五十页,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自己杯子里的水怎么一直都喝不完,狐疑困惑地抬起杯子底下看了眼,想说这是切了自来水管?下一秒,余光瞥见陈路周靠在椅子上和徐光霁他们聊天的背影,瞬间明白过来,咳了声,不咸不淡地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路周回头,瞥了他一眼,笑了下,口气也不咸不淡,只是比韦林的声音更成熟,磁性:“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春期的小孩就是爱跟比自己大那么两三岁的哥哥比较,尤其对方还是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文学馆阅读网址:m.bqwxg.cc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